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微观视界
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既不能持消极论、无所作为,也不能犯急躁病、胡乱作为
日期: 2017-09-18 浏览次数: 来源: 文化宣传司 字号:[ ]

   

  2010年2月召开的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提出,要把有利于民族平等团结进步、有利于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有利于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有利于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作为衡量民族工作成效的重要标准。这是中央第一次提出“交往交流交融”理念。 此后,2010年6月召开的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予以重申。2014年召开的中央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继续使用这一提法并加以完善。

  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系统阐述了“三交”理念,强调指出交往交流交融是历史趋势,有利于加强民族团结、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要正确处理差异性和共同性,要尊重差异、包容多样;通过扩大交往交流交融,创造各族群众共居、共学、共事、共乐的社会条件,让各民族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亲、守望相助。

  认识交融、尊重差异、缩小差距

  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发展方向。列宁说过:要“支持一切促进各民族间日益紧密的联系和促进各民族打成一片的措施”。

  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不断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是团结带领各族人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的战略举措。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关键是要正确认识交融、切实尊重差异、逐步缩小差距。  

  正确认识交融。 

  中华民族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自然历史过程,各民族在历经迁徙、贸易、婚嫁,甚至矛盾冲突、碰撞对立过程中,交往范围不断扩大,交融程度不断加深,逐步形成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

  中国历史上,各民族间交往交流交融一直没有中断,规模比较大的有三次:第一次是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间兼并扩张,“华夷”逐渐走向一体,形成一个新的民族——华夏族,为汉族的形成奠定了基础。第二次是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北方少数民族进入中原,建立了许多政权。著名的北魏孝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实行改革鲜卑旧俗的措施,促进了鲜卑族同中原汉族的融合。第三次是宋辽夏金元时期,各民族政权交错对峙,到元朝归于一统,又一次大规模推进了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并形成了回族等新的民族。

  几千年来,我国各民族正是在交往中加深了解,在交流中取长补短,在交融中相互认同,使中华民族作为一个自在和统一的整体,逐步走向强大、巩固和成熟。 

  新中国成立后,内地建设大军带着先进技术和人才,来到民族地区帮助各族群众发展生产,留下了各民族团结合作的佳话。八千湘女进新疆、三千孤儿入内蒙古,这些故事感人至深。

  改革开放后,少数民族到东中部地区务工经商的人越来越多,内地汉族到民族地区开发建设、旅游观光的人逐年增加,各民族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紧密,这些都极大地增强了中华民族凝聚力。

  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地区封闭的打破,民族交往交流增多,会极大地促进交融,这是历史趋势,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是坚持社会主义本质属性的必然结果,是中华民族发展进步的必然结果。要尊重规律,正确处理差异性和共同性,把握好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方向,既不能无视民族共性放弃引导,也不能超越历史阶段、忽视民族差异,用行政手段强行推进。  

  切实尊重差异。 

  差异性并非不可逾越,共同性不会一蹴而就。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各民族共同因素不断增多,同时民族特点、民族差异将长期存在。文化差异是最重要的差异,风俗习惯的不同则是文化差异的最直接表现。

  我们要尊重差异、尊重不同的风俗习惯。尊重差异,就是尊重各族群众的选择,尊重各民族风俗习惯,就是党的群众观点在民族工作中的重要体现,各民族都不能以自身的好恶来对待其他民族的风俗习惯。我们经常讲要遵守民族政策,尊重差异、尊重风俗习惯就是重要的民族政策。 

  尊重差异不等于固化差异,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随着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加深,差异会有所减少。但这种减少不是人为的、强制的,是各民族在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中自然产生的,是历史进程,容不得任何急躁和盲动。

  具体实践中,既不能持消极论、无所作为,也不能犯急躁病、胡乱作为。如何做、如何说,由谁做、由谁说,哪些多做少说、哪些只做不说,还有哪些不做不说但乐见其成,要把握好界限、拿捏好分寸。比如,不同民族成员之间通婚增多是正常的社会现象,我们乐见其成,但不宜出台鼓励跨民族通婚的政策。与此同时,要依法保障各民族公民婚姻自由的权利,坚决反对那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阻挠不同民族成员通婚的行为。    

  逐步缩小差距。

  这是增进各民族共同性,促进民族团结的重要保证。在党中央坚强领导、全国人民大力支持和民族地区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近年来民族地区发展速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也高于东部地区,但总体依然落后。滞后的主要原因,是在市场竞争中由于区位、历史、自然环境、教育、文化传统等因素,一些民族地区处于不利地位。

  我们应该看到,虽然绝对差距仍在加大,但较长时间内保持相对于东部地区更快一些的发展速度是可能的,因而绝对差距的缩小也是可以预期的。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有着很大的潜力,有现实的机遇,只要我们坚持眼睛向内,发掘自身的动力,埋头苦干、不急不躁地坚持科学发展,缩小差距是历史的必然。

  反对两种倾向

  促进交往交流交融,要反对两种倾向。

  一是反对“同化论”,把促进交融等同于推进同化,企图依靠行政手段迅速消除民族差别。交融不是要取消民族之间的差异性,更不是要消灭哪个民族。我们常说“水乳交融”,水和乳仍保持特性,但乳和水却融汇成一个整体。随着经济发展和富裕程度的提高,各民族的共同性会越来越多,但各自特点并不会因此减弱。56个民族既各具特色,又交融依存,相互分不开。

  二是反对“固化论”,对民族成员间自然而然的接近不支持、不引导,反而采取各种措施强化民族差异,以为这样才是团结和尊重。实际上这种做法,是在构筑民族的界墙,固化民族身份,与大势背道而驰。 

  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要开展多种形式的民族团结交流活动。

  要推动建立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从居住生活、工作学习、吃穿娱乐、婚丧嫁娶等日常环节入手,采取团结共建、牵手结对、互帮互助等形式,引导各民族在互动中加深了解,拉紧共同利益和情感纽带。 

  要坚定不移地推行双语教育,加大双语教育力度,全面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确保少数民族学生基本掌握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同时不断提高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教育水平,尊重和保障少数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权利。

  要加强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在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基础上,加强中华文化建设,增进国家意识、公民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夯实命运共同体,使各民族心心相印、血脉相连。

 来源:《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学习辅导读本》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