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乌苏里传歌》:大荒深处的生命礼赞
日期: 2017-06-14 浏览次数: 来源: 文化宣传司 字号:[ ]

  “乌苏里江来长又长,蓝蓝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下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仓……”一首优美动听的《乌苏里船歌》,把赫哲族的幸福生活传遍大江南北。如果说歌曲《乌苏里船歌》为我们呈现了赫哲人美好生活,舞蹈诗《乌苏里传歌》则为观众完美呈现了赫哲人的精神世界,带我们去揭开一个传奇民族的生存密码。

  原创民族舞蹈诗剧《乌苏里传歌》是我国第一部描绘黑龙江省独有民族---赫哲族文化特色和精神境界的大型舞蹈作品。该剧以古老的赫哲族伊瑪堪为衬托,以一对赫哲族男女情感发展为主线,生动地还原了一个英雄民族追求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剧目由序 (伊玛堪)�哲族青年得勒乞与胡撒,在船上心生爱慕,终成眷属。德勒乞与胡撒在渔猎中享受着生活的美好,孕育着新的生命,少数民族生存技艺,生存观念代代传承。他们崇敬自然,相信万物有灵。德勒乞善良而勇敢,他勇救神鹿,谱写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存状态。在自然灾难面前,他挺身而出,救部族于危难。年轻一代渔人,又怀揣家国情怀,踏浪前行。《乌苏里传歌》不追求大投入,没有把重点放在舞美、服装等方面,而是通过对舞蹈艺术的设计,对诗境的构建,提升剧目的品味。作为一部舞蹈诗,《乌苏里传歌》注重意境构建,追求情景交融,体现了编导团队在创作时的良苦用心。看过《乌苏里传歌》的人,都会被剧中的情所感动,被景所融化,这说明这是一部有吸引力与感召力的作品,给人带来了无尽的启迪。看过《乌苏里传歌》后,我一直在思考其艺术魅力直入心脾,不可抗拒的奥秘所在。

  情之真:江上柔情映春暖

  如果说《乌苏里传歌》是一首歌,那么这首歌首先是情歌,歌中处处有真情,无论是开头男女主人公的爱情,还是两代人之间的舐犊深情,无论是部族乡亲之间的手足情,还是人与家园的故乡情,都是一样的被真挚地去还原,去表现,从而使整个剧目在情感表现上非常准确地表现出了赫哲人真挚纯朴、重情的性格特点。而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相对变谈了,变得复杂了,就连男女媒妁之约也需要用金钱来衡量,嫁女近似于卖女……但是人们对真情的渴望却越来越强烈。所以,当一对赫哲族男女德勒乞与胡撒泛舟江上,在落日的余辉中,情窦初开,和着乌苏里江的涛声,翩翩共舞时;当举行赫乡婚礼时,粗犷、热情的赫哲乡亲唱着酒歌从四面八方赶来庆贺时,那真诚的情感一下子激起了人们对纯情时代的向往。追求情之真是编创团队在打造剧目时一个理想,目的是通过表现赫哲人情之真,唤起人们对当代人与人关系的思索。

  人之善:人鹿恩情化秋霜

  在森林中,德勒乞击退恶狼,救下了受伤的金鹿。而当德勒乞与怀有身孕的胡撒在处于群狼包围的紧要时刻,金鹿率群鹿施救报恩……故事情节看似离奇,但是却是剧目中较为闪亮的一环。这个故事灵感来源于赫哲族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这个情节展现了赫哲人嫉恶如仇,同时也充满善良的性格特征。善良就是心地纯洁,心怀慈悲,善待生命,仁爱无私。善良是人性光辉的体现,是奠定人们高尚精神和道德的重要品质。雨果曾说:“善良是历史中稀有的珍珠,善良的人几乎优于伟大的人”。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良;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个人修身,主张独善其身。而德勒乞身上体现出的善良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一部分,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很有提倡的必要。善良是人类的美德,是构筑和谐社会的基石。赫哲人坚守善良与其信仰有关。赫哲人不贪不暴,与自然和谐相处,他们相信万物有灵,心存敬畏。万物有灵的多神崇拜和萨满崇拜是赫哲人的精神养料。赫哲人赋予草木水火、天地日月、山川河流、风雨雷电、动物等大自然中的一切以人格化的想象和神秘化的灵性。他们敬畏、崇拜和保护自然,从而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作为中国北方唯一一个以捕鱼为生的民族,他们把渔场看成是公共财产,即使是捕鱼的旺季,即使当天只有两三艘渔船,也会按照事先协商好的次序,依次排队出江,在划定的渔场范围内捕鱼。而到了秋冬鱼类繁衍生息的时候,赫哲人则不会再下江捕鱼。和捕鱼时要遵守商定好的轮流作业制度一样,赫哲人约定猎场为公共所有,谁先到猎场,谁就获得了临时狩猎权。在狩猎前划分猎场,狩猎时不得越界乱捕。兽类繁衍生息的时段,禁止对其捕杀。赫哲人爱护森林。赫哲族先民们每到冬季都要举行封山仪式,严禁砍伐树木,如有违反就要受到惩罚。对于赫哲人来说,大江、森林、动物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大自然的恩赐。这些约定俗成的习俗和禁忌,不仅对捕鱼和狩猎的可持续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而且形成了行之有效的生态保护方式。这些都是我们当代人应当学习和借鉴的。

  义之美:舍生取义动天地

  提到北大荒,人们经常会想起两个字“蛮荒”。赫哲人居住的北大荒以环境艰苦著称:荆莽丛生,沼泽遍布,风雪肆虐,野兽成群,人烟罕至,寒冷、偏僻、荒蛮、凶险以至于自身难以克服的困难等等。北大荒冬季漫长而寒冷干燥,冬天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8.6度,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为冰霜期,冻土层最厚达2.5米,滴水成冰、鹅毛大雪都是对这里形象的比喻。夏季的北大荒,野兽成群,沼泽密布,蚊虻成阵。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艰苦的大背景下,赫哲族用他们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写下了千年传唱的生存乐章,为人类文化奉献了极为独特的文化内涵。多数时候,由于自然条件严苛,赫哲族面临着严峻的生存挑战。而在困难面前,赫哲人天不怕地不怕,不屈不挠,迎难而上。在《乌苏里传歌》中,主人公德勒乞率部族捕鱼过程中,遇到了风浪,德勒乞舍已救人,自己却被巨浪吞噬了,而剧情也在此到达了高潮。也许在任何一个文艺作品中,生死离别都是让人唏嘘。但是德勒乞的逝去,则让人尤为感动,德勒乞是为了部族的生存才冒险出渔,而在危急时该,他毫不犹豫地将生的机会让给了别人,他身上的这种利他精神的道德力量足以让他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赫哲人经历了历史上各种各样的考验而能顽强地生息,除了依靠他们的智慧,他们的团结互助也是一个生存密码。赫哲族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民族,在赫哲族说唱艺术《伊玛堪》中,记述了拯救部族的一个个英雄,而德勒乞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在德勒乞的英雄故事中,人们也无疑感受到了一种高尚的道德意识,体验到了一种极高的艺术感染力。在当今消费主义思潮对文艺创作的冲击下,文艺作品内容空心化、情趣低俗化、过度娱乐化,价值立场失守、社会责任担当弱化、道德教化功能萎缩趋势明显。难能可贵的是,《乌苏里传歌》重拾了深度创作之路,注重提炼民族精神,通过具有内在逻辑的故事情节和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形象来表达深刻思想和深沉情感,整个作品充满着激情,音乐与舞蹈动作也表现出正义的力量和坚韧不拔的气质,体现了久违了的文化担当与精神担当。

  作为舞蹈诗,《乌苏里传歌》没有追求戏剧性,它追求的是诗意,追求返朴归真。通过舞蹈构造出的诗境,而不是依靠服饰、舞美等外在因素去表达真、善、美是本剧目的突出特点。《乌苏里传歌》对赫哲族文化的诗意书写,让观众感受到了诗的悠远韵味。它所选取的是能串起赫哲文化特质的音符,呈现给观众一首生命的赞歌。

  想用一首诗来为这精彩的剧目注解:

  《乌苏里传歌》

  三流聚合开大荒,亘古渔汛孕奇章。

  波上柔情映春暖,林间鹿恩融秋霜。

  洪峰涌起困四野,英雄赴难济赫乡。

  志挽狂澜力消尽,豪歌永伴大江传。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