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服务 >> 资料查询 >> 民族文化研究成果
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发展面临的挑战
日期: 2013-08-26 浏览次数: 来源: 文化宣传司 字号:[ ]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以新的文化发展理念分析我国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现状,我们看到,半个多世纪以来,少数民族文化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相比较而言,民族地区的经济、教育、科技发展水平还显得非常滞后,民族文化资源的流失还在制约着文化产业的发展,民族地区文化体制机制以及政策和理论创新的不足,还从各个方面束缚、阻碍着少数民族人民群众文化权利的实现和少数民族文化生产力的解放。应当承认,少数民族文化发展还是我国经济、社会、文化总体发展格局中的一块短板,影响了我国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提高和综合国力的提升。

  (一)民族地区经济发展滞后,从根本上制约了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

  由于经济基础、区位条件、人口素质等各种因素的影响,民族地区一直是我国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改革开放以来,民族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有了很大进步,但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仍有显著的差距,甚至低于西部地区的平均水平。

  2006年,全国民族自治地方人口占全国总量的13.45%,但地区生产总值只占全国总量的8.8%,人均GDP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2/3,财政收入只有全国总量的3.3%。数据来源: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8》(国家统计局编,中国统计出版社,北京,2008)第37页以及《中国民族统计年鉴2007》,342页、346页相关数据计算得出。从城乡居民收入情况来看,2006年,全国民族自治地方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70.2%、西部地区平均水平的68%;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79.1%、西部地区平均水平的95.6%

  受收入水平制约,全国民族自治地方城乡居民文化教育娱乐服务消费支出水平不但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也低于西部平均水平。2006年,我国民族自治地方城镇居民人均文化教育娱乐服务消费支出847.7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70.4%、西部平均水平的83%、东部平均水平的53.1%; 农村居民家庭人均文化教育娱乐服务消费支出195.1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63.9%、西部平均水平的94.4%、东部平均水平的45.3%。数据来源: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7》,320页、322页、345346页,《中国民族统计年鉴2007》,421页相关数据计算得出。文化消费水平相对较低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重要阻力。同时,经济发展滞后也使民族地区教育、科学事业长期处于投入不足的状态,从根本上制约着少数民族文化发展。从教育经费投入水平来看,2006年全国民族自治地方的教育经费支出仅占全国教育经费支出的7.7%;人均教育经费427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57%。从科研投入来看,2006年,8个民族省区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总量占全国的2.9%,占本地GDP的比例平均只有0.44%,不及全国平均水平的1/3

  (二)民族地区教育与科技发展水平落后,导致民族文化活力和竞争力不足

  教育水平和科技发展水平是少数民族文化创新与发展的基础条件,不仅关系到少数民族人口整体素质的提升,更关系到少数民族文化活力的保持和竞争力的提升。一方面,只有人口的文化素养整体上得到提升,人们的文化消费与创造才会更加自觉,少数民族文化才会获得更多的活力。另一方面,只有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进行创新与传播,少数民族文化才能在全球化竞争中保持其竞争力。

  我国民族地区教育与科技发展水平处于全国落后地位。从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阶段入学情况看,2006年,全国民族自治地方每10万人口中中学阶段和大学阶段在校学生人数分别为7041人和639人,分别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89%35%。数据来源: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7》、《中国统计年鉴2008》和《中国民族统计年鉴2007》中相关数据计算得出。从成人文盲率来看,根据2000年第5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全国55个少数民族中,有20个民族文盲率高达20%以上,有6个民族的文盲率高达40%以上。近年来,随着民族地区教育投资的持续增加以及免费义务教育的全面实施,少数民族人口中文盲所占比例有所下降,但文盲比例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状况并没有显著改变。2007年全国15岁及15岁以上的人口中,文盲比例下降到8.4%,但8个民族省、区中有5个地区的文盲比例高于这于这一水平,其中西藏地区的比例高达36.8%。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08》,120页。

  从科技发展水平来看,民族地区也处于全国落后地位。根据国家统计局进行的区域科技进步监测结果,20078个民族省区综合科学技术进步指数为35.82%,比全国平均水平低近15个百分点,在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在2031名之间。而排名最低的西藏自治区,综合科学技术进步指数仅为22.17%,与水平最高的上海相差57个百分点,全面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编《中国科技统计资料汇编2008》。该检测体系由32项指标组成,其中包括每万人中专业技术人员人数、每万人中大专以上学历人数、每万人中R&D科学家和工程师人数、R&D投入占GDP比例、每万R&D活动人员发表科技论文数、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比例等。

  显然,教育与科技发展滞后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少数民族文化保持活力和提升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三)民族地区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滞后,不能满足少数民族群众文化需求,并影响到国家文化安全

  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对于满足少数民族群众基本文化需求、涵养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保护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以及促进少数民族文化产业的繁荣都具有重要作用。目前,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存在基础设施落后、服务水平较低、缺乏民族特色等突出问题。

  首先是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数量短缺,设施严重不足,远远不能满足少数民族群众的基本文化需求。这一点在基层公共文化服务建设中尤为突出。2006年,全国民族自治地方有7796个乡镇,但文化站只有6710个,尚有一千多个乡镇没有文化站。数据来源:《中国民族统计年鉴2007》,561页。民族地区人口居住相对分散,多数乡村与城镇距离较远,而除文化站(室)以外的各类文化事业机构主要在县级以上城镇设立,许多乡村群众实际上无法享受基本的文化服务,看书难、看报难的现象普遍存在。2006年民族地区的广播、电视综合覆盖率依然比全国平均水平低6.83.9个百分点,还有相当一部分农村存在听广播、看电视难的问题,能够收看的电视频道依然较少,与城市地区有线电视频道在数量上差距很大。

  其次是公共文化服务机构人才缺乏,功能萎缩,生存困难。由于经济发展滞后,财政投入短缺等原因,民族地区的不少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生存困难,功能萎缩,有相当一部分因缺乏经费不能正常开展服务。能够开展业务的机构,其服务数量和质量也无法满足少数民族群众的文化需求。同时,从事文化管理、创作、表演、研究等公共文化服务的人才年龄老化、专业人才断层现象突出,广大农村地区的文化站(室)的专业管理、服务人才尤其缺乏。

  第三是公共文化服务内容难以满足少数民族群众的特殊需求,民族语言文字产品供给严重不足。我国有二十多种少数民族文字,八十余种少数民族语言,目前全国仍有六千多万少数民族不同程度地使用本民族的语言,其中三千多万人仍在使用本民族文字,少数民族语言广播、电视节目的播出和制作以及少数民族语文报刊、图书、音像制品还有很大需求。2006年我国民族自治地方使用民族语言的电视播出机构和广播机构分别有120个和126个,这些机构在电视节目和广播节目制作、播出中使用的少数民族语言分别有10种和14种,所用少数民族语言主要有蒙古语、藏语、维吾尔语、朝鲜语、彝语、壮语、哈萨克语、傣语等。无论是少数民族语言广播电视节目的播出时间、数量还是语言种类,都远远不能满足少数民族群众的实际需求。在少数民族语言报刊、图书和音像制品的出版方面,目前每年出版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出版物所使用的文种有十余种,出版总量与少数民族群众的实际需求仍有一定的差距。

  第四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面临国际挑战,文化安全问题凸显。我国使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人口大多居住在边疆地区,跨境民族多达三十多个。在改革开放的大形势下,国家间经济、社会、文化交往日益扩大,边境地区的文化产品和服务贸易增速更快,跨境民族在公共文化服务设施方面也日益出现“跨境共享”和边境两边国家竞争性提供的趋势。这就出现了新的文化竞争与文化安全问题。比如少数民族语言广播、电视节目和出版物的提供和就是一个突出问题。国内少数民族语言广播电视节目供给不足既制约着这些地区少数民族群众文化生活质量的提升,又为境外民族语言广播、电视节目在这些地区的传播提供了空间,直接影响到国家文化安全。如何更加积极、主动地处理好跨境民族的公共文化服务问题,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将是我国少数民族文化领域长期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

  (四)民族、民间文化资源流失加剧,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面临严峻挑战

  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内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是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发展的根本,也是我国民族文化多样性的基础。保护与传承民族、民间文化资源是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它既关系到少数民族文化健康、可持续发展,也关系到少数民族文化现代化转型过程中少数民族群众文化生活的愉悦感和幸福感。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民族地区现代化进程加快,社会结构和文化生活的经济、社会、政治基础发生了巨大改变。在民族地区自然资源开发过程中,一些世居的少数民族失去了传统文化生活方式赖以传承的自然环境。改革开放以来,市场因素和广播、电视、电影、互联网等现代传媒对民族地区的影响不断加深,各种流行文化、都市文化进入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传统的文化生活结构和文化环境再度发生巨大变化,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不断流失,许多重要的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继乏人,面临失传。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加快发展的过程中,一些急功近利的开发手段也加剧了少数民族文化资源的破坏与流失。

  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快速流失,直接威胁着我国民族文化多样性的基础,影响着少数民族群众的文化生活的幸福感的提升,对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带来严峻挑战。

  (五)民族地区文化发展体制转型滞后,从体制层面制约了少数民族文化发展与繁荣

  推动少数民族文化加快发展的根本动力是体制机制改革。我国文化体制改革滞后于经济体制改革,民族地区的文化体制改革滞后于全国文化体制改革进程。民族自治地方没有列入文化体制改革试点,还没有对既符合市场经济一般规律,又合乎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特殊规律的文化体制机制进行系统研究和实验。应该承认,我国还没有摸索出一套特别适合民族地区的文化管理体制。

  当前,民族地区文化体制中存在的问题突出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机构与中央政府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职权分割不够清晰,造成《民族区域自治法》赋予民族自治地方的相关权利无法充分实施,影响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和文化权益的维护。二是落实少数民族人民群众文化权益的政策原则与制度设计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距,立法滞后。如少数民族教育、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散杂居少数民族文化权益保护等领域,都缺乏有效的制度保障。三是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模式单一,无法充分满足民族地区文化发展的多样性、差异化需求,造成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效率不高,制约了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六)民族文化发展理论创新不足,从政策基础和战略规划层面制约了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

  制约我国少数民族文化发展面临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理论创新不足。

  首先是对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特殊规律研究不足。由于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习俗、生活方式、宗教等因素的影响以及少数民族语言、文化在社会文化生活中弱势地位的制约,少数民族文化发展既有后发现代化民族的文化发展的一般规律,又有其自身的特殊规律。同时,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发展也有较大的差异性。目前我国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化、教育和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发展的特殊规律和差异性研究还很不充分。

  其次是对相关国际经验研究与吸收不足。20世纪以来,在全球范围内,少数民族文化权益保护和促进成为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并产生了许多重要的经验,如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主义政策、俄罗斯的少数民族文化自治政策、欧盟的多元语言主义政策等。世纪之交以来,全球对少数民族文化权益的关注更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联合国于2001年通过了《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2003年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05年通过了《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等等。这些实践经验和文献覆盖了少数民族文化权益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教育、少数民族语言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应用、少数民族有效参与自身文化发展的方式以及国家责任等诸多方面。我国理论界对这些国际经验的研究与吸收还很不充分。

  理论研究创新是少数民族文化政策制定和战略规划的基石。理论创新的滞后,一方面造成少数民族文化政策和民族文化工作还没有实现对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特殊规律的充分尊重,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少数文化发展战略规划研究的不足。正如我们所分析过的,传统的现代化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必然忽视民族地区发展道路的特殊性,忽略少数民族群众对发展的特殊要求。因此,直到“十一五”期间,我们才开始制定并实施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文化发展规划纲要,并高度重视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在近十年文化发展的热潮中,全社会对少数民族文化发展在保持国家文化多样性和提升国家软实力中的重要性已经有了充分认识,但是对全球化语境下我国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战略规划的研究总体上还很缺乏。

  理论创新不足已经成为从政策基础和战略规划层面制约我国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战略性瓶颈。

资料来源:《2008年中国少数民族发展报告》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