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服务 >> 资料查询 >> 民族文化研究成果
中国少数民族报刊的历史与现状
日期: 2013-10-10 浏览次数: 来源: 文化宣传司 字号:[ ]

  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事业,历经百年的兴起、发展、繁荣几个历史阶段,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系统、多语种、多层次、多渠道的特色鲜明的新闻传播体系。其中,少数民族报刊,特别是少数民族文字报刊,始终是中国民族地区最贴近基层群众的新闻媒体。

  一、历史的简要回顾

  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事业兴起于20世纪初叶。最初10年,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出现了用蒙古、藏、朝鲜、维吾尔、满等民族文字出版的近代化报刊。《婴报》、《西藏白话报》、《月报》、《伊犁白话报》是最早的一批少数民族文字报刊。

  少数民族现代报刊萌芽于五四时期和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并出现了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时事期刊。20世纪三四十年代是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事业发展的第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少数民族文字报纸数量、种类增多。蒙古、维吾尔、哈萨克、朝鲜、锡伯、满等7个民族已有本民族文字的报纸,蒙古、朝鲜、维吾尔、哈萨克、锡伯等5种文字的报刊尤为发达,并已具有现代报刊的性质和规模。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少数民族新闻传播事业进一步发展阶段。1950年,中国有少数民族文字报纸21种。中国少数民族报纸在这个阶段,成为党和少数民族联系的纽带,担负着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民族地区社会主义建设的光荣使命。

  “文化大革命”的10年是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事业发展的特殊年代。在这场空前浩劫中,少数民族新闻事业跟全国的新闻事业一样,成为重灾区。绝大多数民族文字报刊被查封或被迫停刊,保留下来的仅有自治区首府的党委机关报或者历史比较悠久的几张报纸。许多民族新闻工作者以“莫须有”罪名遭到迫害,各种专业技术人员锐减,在“文化大革命”之后出现人才“断层”。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民族报刊取得了长足发展。20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事业繁荣时期。据统计,20世纪80年代初叶,中国已有84种民族文字报纸,用17种少数民族文字出版;有153种民族文字期刊,用11种民族文字出版。

  二、少数民族报刊的现状

  (一)概述

  近年来,民族报刊绝对数量虽然没有明显增多,但种类趋于齐全,呈现多样化态势;报纸质量不断提高,影响力不断扩大;少数民族新闻工作者队伍不断壮大,人员素质不断提高,业务能力不断增强;技术不断改进、日益现代化。

  据不完全统计,2003年中国共出版12种民族文字的报纸88种,合计平均期印数81.81万份,13130万印张。与2000年相比,民族文字报纸增加了4种,总印数增幅达30%。到2005年年底,有99种民族文字报纸,用13种民族文字出版;有223种民族杂志,用10种文字出版。少数民族文字报刊体系更加完整,内容更为丰富。

  21世纪,少数民族报刊进入蓬勃发展时期,成为中国新闻事业不可或缺的生力军。虽然受国家总量控制、党政部门报刊治理整顿、报业生态环境等方面的影响,少数民族报刊仍然呈现平稳发展态势。对少数民族报刊业来说,新世纪的许多日子更是值得纪念和回味,它们是少数民族报刊业发展的里程碑,标志着少数民族报刊业进入了有史以来最为辉煌的时期:

  2001年初始的一周之内,民族报刊捷报频传。是年元旦,《中国民族报》诞生,成为新中国第一份也是唯一的一份中央级民族报。同日,雪域高原也推出了首家商业报纸《西藏商报》。16日,中央级民族期刊《民族团结》正式更名为《中国民族》,以汉、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5种文字出版。

  2003年,《中国民族》杂志英文版创刊,中国少数民族报业大踏步走向世界,足迹远涉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填补了民族报刊业的空白。

  2005年,中国第一份少数民族报纸《婴报》(蒙汉合璧)喜迎百岁华诞;同年,《新疆经济报》维吾尔文版、汉文版远销中亚五国。《辽宁日报》韩(朝)文版登陆韩国。

  20066月底,人民网推出藏文版,还将陆续开设蒙古、维吾尔、哈萨克、朝鲜等少数民族语言版本,借助人民网提升了其在海内外的威望与影响,民族信息的交流与沟通将得到进一步的加强,从而促进民族报刊的发展。

  新世纪少数民族报刊影响力的空前提高,首先归功于中央级民族报刊的突破性发展。它们在传递民族信息、指导民族工作、普及民族知识、增进民族团结等方面具有权威性与指导性。这类报刊在少数民族报业中起着主流媒体的作用。他们是:《中国民族报》(汉文版)、《参考消息》(蒙古、哈萨克、维吾尔文版)、《中国民族》(汉、蒙古、维吾尔、哈萨克、朝鲜文版)、《民族画报》(汉、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文版)、《半月谈》(汉、维吾尔、藏文版),等等。

  民族自治地方的报刊是民族报刊的主体,尤其是民族文字报刊。它们类型繁多,可大致分为党报、综合类报纸、行业报、专业报、生活服务类报纸等。这类报刊及时报道有关民族工作的重大举措、重要部署和活动;全方位展示中国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在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中的成就和经验;广泛反映少数民族同胞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增进各民族的相互了解和团结;促进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经济繁荣与社会发展。此外,它们也向读者介绍独具特色的中国少数民族和广大民族地区的民俗风情、自然风光、音乐舞蹈、民居民宅、美味佳肴以及宗教信仰。相对于内地发达地区,民族地区报刊可以说是方兴未艾,已经进入有史以来最为辉煌的时期。

  党报是民族报业发展的领头羊,为方便当地各族读者,取得最佳宣传效果,民族地区党报多以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文字出版发行,这是其突出特色。《德宏团结报》是云南德宏自治州委员会机关报,是全国唯一的用5种文字(傣、景颇、傈僳、载佤、汉)出版5张报纸、一个网络版的州市级党报。其中的景颇文版和载佤文版已正式进入《德宏团结报》网络版,傣文、傈僳文也正在向网络版进军。一张党报,五种文版,统一领导,各有特色,这就是《德宏团结报》的魅力所在。

  《新疆日报》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机关报,是全国唯一的一家用4种文字出版的省级党报。有维吾尔、汉、哈萨克、蒙古四种文版,目前总发行量由创办初期的17100份跃至123900份(发行量最高时的1967年曾达34万份)。报社除了办好四种文版的《新疆日报》外,还办了维吾尔、汉、哈萨克文版的《新疆画报》,汉、维吾尔文的全国新闻核心学术期刊《当代传播》;汉文的《新疆都市报》、《服务超市报》、《新疆法制报》(汉、维吾尔)等19种报刊。

  向规模化、集约化进军,以党报为核心组建报业体系,是民族地区党报发展的又一个突出特色。中国入世前后,“狼来了!”的呼声不断。为应与国外传媒的竞争,同时,为解决中国传媒市场的“碎片化”状况,中国政府适时提出创建传媒集团。目前,各自治区都积极以党报为核心组建了自己的报业体系。广西日报社目前已有531个网站,宁夏日报社有72刊,内蒙古日报社至少拥有7个周刊(其中4个为蒙古文版)、1个周报、 2份经济类和生活类报纸、1份杂志(蒙古、汉文版)

  新世纪以来,民族报刊积极走向世界报业舞台。不仅《中国民族》(英文版)这样的中央级期刊已发行世界各地,一些地方性报刊也亮相世界报坛。《云南日报》共创建了5个海外新闻专版,将对外宣传覆盖区域扩大至欧、美、澳三大洲和香港地区。在《西藏日报》社的推动下,美国第二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推出《看西藏》专版,引领海外读者体验西藏文化的魅力。《辽宁日报》海外专页韩(朝)文版也于200611月在沈阳和韩国首都首尔同时面世。

  《新疆经济报》的特刊《西部风》,于20045月正式入驻北京,成为西部地区第一张进入北京市场的党报,架构了全国了解新疆的窗口与桥梁;半年之后,即200411月,维吾尔、汉两种文版的《新疆经济报》同时进入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5个国家,开创了中国媒体进入中亚国家之先河,为中国报业,特别是少数民族报业开拓了国际市场。

  (二)面临的问题

  1.报刊业市场不成熟

  一个突出表现就是报业结构不平衡。民族自治地方的报纸结构中,党报在种数、报龄和人力、财力上,具有先天优势,是各自治区报业体系的核心。但其他类型的报纸数量则严重不足。以西藏为例,2003年底,西藏共有报纸20种,其中党报12份,晚报1份,都市报1份,行业报6份。其他自治区情况也大致相同。成熟的报业结构应该是:主导型的领袖报+边沿型的市场细分报纸,而少数民族报业尚未挣脱襁褓,亟待增强其游走于市场的能力。

  报业的发展与当地的经济水平、教育交通状况、居民习惯都有密切关系。民族报纸基本都集中在较发达的自治区首府或周边的大城市,造成了报纸的区域分布过于集中。银川集中了宁夏回族自治区17种报纸中的13种,占全区的76%,而该区几年前刚成立的中卫市目前尚无一家报纸。拉萨有7家报社、12种报纸,而整个西藏自治区仅有20种报纸。南宁集中了广西壮族自治区60%以上的公开发行的报纸。报业的分布不平衡,不利于整个民族报业的健康发展。

  民族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的落后,报纸的发行量低,使得少数民族报业的广告发展水平在全国报业中处于落后的地位。2000年,西部地区10省区报纸广告营业额仅占全国总额的8.43%。一个国家、地区经济越发达,其广告经营总额占GDP的份额就越大。国际平均水平是1.5%,中国平均水平是0.79%,而宁夏回族自治区仅占0.3%。近年来,广西报业发展迅猛,报纸总印数、平均期印数在5个自治区中均居前列。《广西日报》社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报界老大,下有531个网站,但只有《南国早报》收入过亿元。2002-2004年,广西报纸广告收入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但其广告年收入亦仅为广东的1/17,占全国的0.01%左右。西藏自治区的20种报纸中,有经营广告能力的仅《西藏日报》、《西藏商报》、《西藏广播电视报》、《拉萨晚报》4家,其他几无广告收入。并且上述几家报纸的年广告收入总和亦不如广州、深圳等城市一家畅销报纸的月广告收入。

  发行量是报纸的生命线,直接决定着报纸的兴衰。但除了经济较发达地区的汉文报发行还算乐观外,大部分民族文字报纸的发行形势严峻,有的民族文字报只发行几千份甚至几百份。例如,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县委机关报《察布查尔报》,作为目前中国和世界上唯一的锡伯文报纸,只在该县发行几百份。《西藏日报》虽然已进入全区各个角落和全国大、中城市,汉文版每天发行2.1万份,藏文版1.7万份,但该报的零售量仅占0.6%99%多依靠订阅发行,其真正的市场生命力可见一斑。

  边疆地区的报纸发行主要依靠邮政系统,但民族地区大多地处偏远,交通不发达,人口分散且流动性强,造成报纸的投递不便。即便是已经自办发行者,也只能集中在首府及周边的大城市。邮局发行只能到乡镇,大部分行政村未通邮路,形成发行区域上的“盲点”。加之少数民族本身人口数量的限制(目前中国有22个人口较少的民族,总人口64万)及语言文字障碍等原因,民族文字报纸的发行举步维艰。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大张旗鼓建设“民族文化大区”,但是至今,也没有一份发行超过10万份的报纸。2003年,全国平均期印数在25万册以上的期刊共126种,但其中没有民族文字期刊。

  按中国社科院《小康社会指标体系》提出的目标,每千人报纸拥有量应为75份,据有关资料显示,“十五”期间,中国的千人日均拥有报纸量已突破80份,京、沪、津三地每千人报纸拥有量更是分别高达289253183份。目前,西藏自治区每千人报纸拥有量仅12份,宁夏回族自治区不足30份。“十一五”期末中国报业的发展目标是千人日报拥有量达到107份,对民族地区的报业而言,要实现这个目标,的确是任重道远。

  2.经营管理体制落后

  由于大部分民族报纸依靠国家财政拨款,尚未改变计划经济条件下办报的状态,民族报业迄今未形成竞争的局面,经营管理体制滞后于市场经济的发展。民族地区的报业经营基本以发行收入为主,广告、印刷及多种经营大多只占很小部分。有些报社甚至没有专门的发行人员,读者意识、市场意识淡漠,这与市场经济时代的“大市场观”是格格不入的。

  就整个报业的竞争形势看,占据主体市场的是都市报、商报、晚报和机关报。由于机关报拥有财政扶持的“护身符”,在经营管理体制的改革上迈出的步子不大,在竞争中处于较为被动的地位。在新疆报纸中,党委机关报、行业报、专业报均由政府财政或主办单位拨款出版,盈利的12家报纸均为晨报、晚报、都市类和生活服务类报纸,且多为汉文出版。目前,新疆14个地、州、市党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2个师党委机关报,均不能自负盈亏。

  管理体制上的落后以及发展前景、工作条件和待遇水平等方面的差距,使民族报业难以吸引高素质的人才。另一方面,少数民族文字的报纸受民族限制程度较高,工作人员一般都是本民族内的“近亲繁殖”,在用人上,缺乏必要的约束与激励机制。

  3.产品质量堪忧

  报纸必须有精干的作者队伍以及充分的、有分量的稿源,才能保证稿件报纸的质量。民族报纸的“民族”特点,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它的“少数”特色:“少数民族”毕竟不是一个大众化的话题,对此感兴趣且能挥洒文字、乐意赐稿的名流毕竟有限。这造就了它们某种程度上的“小众化”,也影响到了其质量、声誉和社会影响力。

  民族报刊内部管理缺少相应的奖惩机制和激励机制,从业人员的创新意识和知识储备缺乏制度上的保障。这形成版面较为单调、选题相对单一、领域相对狭窄的局面。在新闻价值判断上,民族报刊仍未摆脱以宣传和灌输为主;在报道方式上较为老套,文风僵硬,文体死板;在报刊定位上,政治色彩较浓,时效性差,服务性差。

  (三)应对之策

  面对市场规律与市场浪潮的冲击,面对全球报业普遍不景气的大环境,民族报刊怎样才能有更大的作为?民族报刊应该采取什么对策?

  1.切实贯彻“三贴近”原则,营造良好的内外环境

  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受众是新闻宣传工作的指南针,是媒体长盛不衰的法宝。报刊要关注社会热点、难点问题,关注百姓生活,办出人文风情,多出精品。而少数民族地区丰富的文化和物产资源以及自然风景都是内地报刊所缺少的报道资源。因此贴近少数民族地区、贴近少数民族群众无疑是其发展成熟的前提。

  中国的民族地区地处西部边疆,交通不便;高原、沙漠、干寒等自然条件,经济的落后等天然障碍加剧了民族地区的偏僻与封闭,“老、少、边、穷” 这些特点决定了民族报刊的生存环境。要走出封闭的状态,步入全国读者的视野、乃至融入世界报业舞台,营造良好的环境是民族报刊的必由之路。

  20004月,“10+1:相约在西部” 拉开了西部大开发活动的序幕,也引发了民族报刊的新气象。报刊学界与业界对话、联合办报、异地办报、网上交流、东西互动,乃至登陆海外,民族报刊业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2003年,全国少数民族地区报业研究会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开幕,来自全国15省区72家单位的18个民族的代表欢聚一堂,共商民族新闻事业发展的大计。

  2.以高新技术武装少数民族报业

  在西班牙举行的世界传媒会议上,传统媒体的高管们听到这样一个观点:如果离开网络和数字,报纸将没有未来。

  互联网与无线通信技术经济而便捷地连通了全世界,这些技术极大地淡化了民族地区地域方面的天然劣势,为民族报刊的发展提供了技术上的支撑。

  2006719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十八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6630日,中国网民人数达到了1.23亿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20%。中国“网民大国”的时代已近在眼前!

  2006年,中国新闻奖评选最引人注目的变化是网络媒体首次参评,这一代表主流新闻价值观的最高奖项将网络新闻评论、网络新闻专题、网络新闻名专栏增列其中,说明网络新闻传播的地位与作用得到高度重视,参见《中国记者》,36页,20068)。同时也标志着网络媒体的身份得到官方的认可。

  尽管网络媒体也有自己的局限性,但技术的进步会增强它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力并与传统媒体形成互补。与网络的结合,是民族报刊业必然的战略选择。

  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2005年度报业报告,对未来趋势的一个重要判断是:报纸的数字化。这预示着传统媒体向着“数字化生存”的转型。报业的一场革命开始了,民族报刊自然不能置身于时代潮流以外。

  高新技术是民族报业腾飞的基石。2000年,“新疆2000”多文种图书排版系统研制成功并投入使用,实现了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汉、英、日、俄、斯拉夫等十多种文字的混合录入排版。200311月,“多字体印刷藏文(混排双英)文档识别系统”问世,实现了藏、汉、英混排文本的识别,为藏文纸介文档转换为电子文档提供了有力支持。这些成就为民族文字报纸,特别是珍稀民族文字报纸的长久保存、走出小众化带来了福音与契机。

  数字化支持、报刊与网络联合互动是民族报刊发展壮大的必经之路,也必将为其插上腾飞的翅膀。

  3.用好用活政策,敢于并善于“摸着石头过河”

  2000年,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从此,民族地区风云际会,民族报业应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机遇,实现跨越发展。从2002年起,中央财政部设立“万里边疆文化长廊”专项基金,每年安排1600万元专项用于内蒙古、宁夏等地区的文化建设;国家对大部分的民族报纸实行财政拨款、公费订阅等倾斜政策。2006年,国家民委拟重点抓好以下3个专项规划的组织实施:“兴边富民行动十一五规划”、“少数民族事业十一五规划”、“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06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文化企业可以跨地区、跨行业兼并重组,鼓励同一地区的媒体下属经营性公司之间相互参股。

  在2007中国西部文化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孙寿山透露,国家将明确民族文字出版机构的公益性质,已经或即将出台一系列有关民族新闻出版业的扶持政策:参见《中国民族报》,2007828日,第1版。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国家出版基金将对少数民族文字重大出版项目予以扶持;国家将设立少数民族文字出版专项基金,加大对少数民族文字日常出版工作的扶持力度;“十一五”期间继续对少数民族自治地方的新闻出版业实行增值税、所得税优惠政策;将给予民文报刊在创办和刊号调剂上的支持,逐步实行西部地区农村、基层的党报和少数民族文字报纸、期刊的免费赠阅等等。

  这些政策上的优势,为民族报业的发展提供了坚强的后盾,民族报业只有用好用活远些政策,大胆思变,勇于创新,在市场大潮中历练壮大自己,才能不辜负党和国家的厚望,圆满完成肩负的重担。

  4.培养一支高素质的少数民族报刊工作者队伍

  中国报史上有一份久负盛名的报纸,它由中国近代少数民族报人英敛之(满族)创办,迄今已逾百岁,被誉为“新闻界黄埔军校”,它就是赫赫有名的《大公报》。《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卷》为近代108位杰出新闻工作者设立了专门词条,其中《大公报》人有13条,占1/9强。名列《中国新闻年鉴》“中国新闻界名人简介”栏的《大公报》编辑记者有50名之多,是所有汉文报纸中最多的。参见大公报社长王国华:《记录百年历史,见证时代风云——写在<大公报>创刊百年之际》,载《人民日报》,200267日,第6版。如果当初没有那些后来被称为“杰出新闻工作者”和“中国新闻界名人” 的记者、编辑们,就不会有辉煌百年的《大公报》。无数媒体的经典个案都说明人才是报业发展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

  《华西都市报》在“报坛奇才”席文举的领导下,用策划意识掀起了报坛的都市报旋风,创下了年广告收入逾2亿元的辉煌战果。其实,多年来,少数民族报业的发展走不出一条坦途,有客观上经济发展等因素的制约,但归根到底,还是人的因素。参见白润生:《中国新闻通史纲要(修订本)》,601页,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4

  荣获“2004中国报业年度人物”称号的新疆经济报系社长苏继赏在做客“新华访谈”时曾经说:“我们的劣势是什么?我们的劣势就是人才上处于劣势,办报水平上处于劣势。” 民族报刊在人才方面面临着很多困难与挑战:计划经济下的人才配置与管理机制、人才结构、人才素质、人才观念、人才的继续培养,还有令人痛心疾首的人才流失问题等等。

  创新永远是传媒业的生存法则,民族报刊要解决上述问题,在全国报刊业中博得一席之地,就必须拿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培养人才的办法。一方面,高薪引进人才,另一方面,要注意人才的“自养自用”,为自己的发展奠定根基,储备后续力量。《新疆日报》和《新疆经济报》分别与两所重点院校合作联办新闻与传播学院,开创了新疆新闻媒体与高校联合办学,培养“适销对路”新闻人才的先河,参见胡锦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闻事业概况》,229页,载《中国新闻年鉴》(2004)。这对于培养民族新闻工作者,发展壮大民族新闻事业不失为良策。

文章来源:《2008年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发展报告》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